香港的政治瓶颈与中央需要作出的转变

香港的政治瓶颈与中央需要作出的转变 时间:2020-01-05 08:44内容来源:联合早报 版阅读:新闻归类:香港澳门 作者:高广垣 相信经过过去几个月的社会动�U,每一个香港人都很着急要为香港未来找出长治久安的出路。其实,香港和中国大陆在中国最艰难的时间和百废待兴的时期曾经共患难,双方都很能发挥唇齿 作者:高广垣 相信经过过去几个月的社会动�U,每一个香港人都很着急要为香港未来找出长治久安的出路。其实,香港和中国大陆在中国最艰难的时间和百废待兴的时期曾经共患难,双方都很能发挥唇齿相依的作用。到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的经济体的时候,到底中国能不能与香港共富贵,这才是对“一国两制”真正的考验。 香港的一国两制在过去几年已经出现很多管治问题,而到现在社会更动�U不安。如果中央政府继续过往的全面掌控,同时要求特区政府�袢∏坑彩侄卫从Χ允忻瘢�恐怕一国两制走不到一半就走不下去,甚至要提早结束。试问谁能负起这样的败名?假如中央政府认为,保持一国两制的外壳,但香港一切管治要完全听命于中央,可以预计香港未来将会永无宁日,外资撤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保。这又是不是中央希望要回一个只听命于中央的香港?中央真的有信心一定可以管好一个全面被掌控的香港吗? 港人感觉中央要港府全面听命 香港的政治瓶颈是自从2014年国务院公布香港白皮书开始,香港市民对“特区政府没有剩余权力论”的提法非常反感。后来再提到“要牢牢掌握《宪法》和《基本法》赋予中央对香港全面管治权”的说法,更令香港人感觉中央要香港特区政府全面听命于中央,香港人的声音从此不再重要。 同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特首普选和立法会产生办法,把特首的选举限制到密不透风,同时也对2016年的立法会选举作出不予改变的决定。这个对香港选举制度的双重控制,使得香港人觉得中央替香港作的决定跟香港市民的诉求有天渊之别,而且是不可动摇,没有商量馀地。因此,也导致持续约80日的�琢煸硕�(雨伞运动)。后来政府违背公义不顾民意的行为,包括取消直选的立法会议员资格、没有给予辩解机会就取消参选人资格、把几位发起�琢煸硕�的学者送进监牢等等。 更严重的是,2019年2月特区政府提出的《逃犯条例》修订,更是震动了整个香港所有阶层。香港各阶层都觉得意见被藐视,香港人特别不理解的是,特区政府从3月份开始听到愈来愈多愈来愈大的反对声音,为什么要浪费7个月时间,发生了震动全球的抗议和冲突后,才在9月份宣布撤回?到底特区政府的决策出现了什么问题? 政治瓶颈的根源 其实,这种不顾香港人的诉求、特首对香港人的要求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情况,早在2003年,特区政府推动23条立法的时候已经出现过。当时由于特区政府硬推23条立法,导致50万人上街游行抗议。可是,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在之后连续3天,当面对传媒时只说“早晨”,对有关事情没有任何回应。直到最后自由党倒戈,特区政府在不够票的情况下才终止立法程序。 从香港的特首不能在汹涌民情的时候迅速作出回应来看,似乎他们都是要等待中央的指示。从几任特首众多的施政方方面面来看,他们都给香港市民愈来愈明显的感觉,是只听命于中央政府,几乎完全不理香港的民意,甚至纯粹是北京在香港的代理人。试问有哪个地方的首长可以在完全不听民意的情况下,还可以有效管治? 另外一个令到近年香港的管治问题愈来愈严重的,就是中联办全面参与香港的大小事务。中联办近年不断插手并影响香港的地区选举、立法会选举甚至特首选举;同时在日常的社团活动方面非常积极活跃,鼓动和推动成立大大小小的社团组织,扭曲了香港的社会生态,并尝试倡导社会的政治取向。中联办的积极主动的做法已经远远超出了纯粹替香港各界作为联系国内各部委和省市的角色,严重违反了基本法第22条的规定。有关条文明确规定了中央人民政府所属各部门、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均不得干预香港特别行政区根据基本法自行管理的事务。 转换方法变调重来 其实,一国两制对中央和香港来讲,大家都没有经历过,也就是双方都没有经验,如何推进一国两制的管理和关�S应该是双方共同商讨,而不是所有重要的事情都由中央替香港定夺。为了尽量减低中央对香港事务的误判,也为了发挥香港的最大动力和能量,中央和香港特区的管理关�S应该进行根本性的调整,在50年接近一半的时候转换方法,变调重来,未为晚也: 第一,中央应该把特首向中央负责的事情,和中央对香港的管理和关�S,以相互探讨的情况下推进,并让有关的内容和程式透明化,使得香港市民和世界都看得清楚明白,大家的信任也就容易建立; 第二,同时也应该回到基本法的规定,除了外交和国防,不再参与香港自行管理的事务。中联办应该要回归到纯粹替香港各界联�M国内各部委和省市的职能,不再倡导或参与香港内部事务; 第三,中央对香港不再承担不应该承担的责任。对特首的任命和司局长,中央不需要担保他们日后的表现,更不应该为了特首和主要官员,押上中央政府与香港社会的关�S。 以上的调整肯定可以把香港的民心和中央政府的声望连接一起。只有在中央政府赢得了香港的民心的情况下,香港才能长治久安,繁荣稳定,也就可以继续为中国下一轮的发展发挥更大的作用。 之前在我发表《香港的第三选项》文章里,提起太阳与北风打赌谁能令路人先把大衣脱掉的故事。现在,也让我们重温小学时一个耳熟能详的故事,就是大禹治水。帝尧时候,中原洪水�锢脑斐伤�患灾祸,百姓愁苦不堪。帝尧命令鲧治水,鲧用水来土挡的办法。他把人们活动的地区搞了个像围��似的小土城围了起来,洪水来时,不断加高加厚土层。但是由于洪水猛烈,不断冲击土墙,结果鲧治水9年,劳民伤财,并没有把洪水制服,最后被处死。 禹受命治理洪水,他视察河道,并检讨鲧治水失败的原因。禹改革治水方法,放弃了与洪水搏斗的围堵方法,以疏导河川治水为主导,用水利向低处流的自然趋势,疏通了九河。最后经过了13年治理,终于消除中原洪水�锢牡脑只觥4笥碚�治黄河水患有功,受舜禅让帝位。 香港的民意已经在过去好一段时间被激发成为洪水,采取围堵还是疏导,相信中央要员一定心里有数,不用多讲。 长远来说,香港对国家的贡献其实也像水一样,如果懂得顺其自然疏导流通,不但不会造成破坏,还可以为国家未来发展的需要变成灌溉滋养,同时也能帮助中国贯通世界东西南北,交朋结友,畅通无阻。 作者是皇家测量师学会资深会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